專訪 | 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館副館長沈辰:博物館收藏的不僅是物品,更是歷史

2018-10-15 來源: 公眾號“美成在久”

本文授權轉載自公眾號“美成在久”

(ID:meichengzaijiuzazhi)

未經授權不得二次轉載


百年以來,中國有多少文物流失海外,現存何處?現狀如何?這些問題無不牽動著國人內心深處最柔軟的那片情愫。作為海外博物館群體中的重要一員,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館(ROM)的中國文物收藏無論在數量還是質量方面都堪稱翹楚。博物館副館長沈辰博士以其多年的研究經驗和親身經歷,為我們講述海外中國文物流傳和收藏的故事。


沈辰博士在ROM中國藏品庫房觀察標本 ©ROM


Q:

您在不同的媒體上都介紹過ROM豐富的中國藏品。您可以為我們概括一下這些藏品的特點嗎?

沈辰:

ROM有104年的建館歷史,是加拿大最大且最重要的集藝術、文化和自然歷史為一體的綜合性博物館。就藏品數量而言,ROM僅次于藏有超過五萬件中國文物的大英博物館,是海外收藏中國文物的第二大博物館。就藏品種類而言,ROM收藏的中國文物不僅限于藝術類,而且還有相當數量的考古和歷史類文物。可以這樣說,ROM有著種類最為齊全(comprehensive)與實物分類最為多樣(diversified)的中國文物藏品。


ROM外景 ©ROM


Q:

那么這些中國文物是如何入藏貴館的?

沈辰:

ROM的中國文物大多數是在20世紀初入藏的,主要集中在1907到1934年間。與其他海外博物館一樣,ROM收藏中國文物的途徑主要有三條:一是從世界文物市場上收購,二是藏家和社會人士的捐贈,三是博物館有策略性的征集。

ROM最早收藏的一件中國文物是首任館長查爾斯·柯雷利(Dr. Charles Trick Currelly)于1907年在開羅收集到的漢代綠釉陶。1918年以前,ROM的大部分中國文物都來自倫敦的古董公司S. M. Franck and Company。而倫敦市場上的中國文物主要由北京、天津及上海的代理人供應,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盧芹齋。就ROM的文物收藏而言,1918年喬治·克勞弗斯(Patrick George Crofts,公元1871~1925年)的出現極其關鍵。克勞弗斯曾長期在天津的永福洋行從事皮貨貿易,他利用天時地利從天津收購大量中國文物,自1918年起直至1925年去世之前,成為ROM收購中國文物的代理人。克勞弗斯去世后,ROM的中國文物收藏主要依托當時英國國教圣公會主教懷履光(Bishop William C. White,公元1873~1960年),直到其1934年離開中國。

20世紀中期中國政府頒布法令禁止文物出境,此后ROM的中國文物收藏途徑便轉向了有策略性的征集,同時擴大了接受藏家和社會人士捐贈的力度。如明義士(James M Menzies,公元1985~1957年)、列維博士(Dr Herman H. Levy,公元1902~1990年)、安思遠(Robert H. Ellsworth,公元1929~2014年)等都向ROM捐贈了藏品或資金。


喬治·克勞弗斯(Patrick George Crofts,公元1871~1925年) 圖片采自網絡


Q:

從文物市場收購和策略性征集兩種入藏途徑有何不同?

沈辰:

這兩種方法雖然在形式上相同,都是博物館出資購買,但前者主要是20世紀初的手段,后者則是博物館目前采用的方式。兩者雖然在市場操作層面有某種程度上的類似,但本質上卻完全不同。如今,博物館有專門的征集經費,由館內各個領域的典藏研究員(curators)通過申請和競爭的方式獲得。其中申請報告要求研究員將目標征集文物與博物館的發展宗旨(missions)相結合,并論述其收藏意義和入藏后將如何發揮展示和宣傳的作用。

在博物館征集中國文物的審核程序中,最重要的是明確文物來源。目前,北美博物館界制定了統一的入藏原則:必須提供文物在1970年之前合法流出原屬國的證據。博物館的這一收藏原則,不僅針對中國文物,而是面向所有入境加拿大的其他國家的文物和文化財產(cultural property)。換句話說,1970年以后,任何以私人收藏名義從中國攜帶入境加拿大的中國文物,如果沒有中國國家文物鑒定機構和中國海關批核的文物出境文件,再好再珍奇的文物,ROM也不得收藏。


ROM近年通過古董商征集的明晚期五彩花鳥紋竹形柄杯 ©ROM


Q:

目前正如很多人意識到的,文物市場亂象雜生,有正規的交易,也有走私行為。您理想中健康的文物市場應該是什么樣的?

沈辰:

健康的文物市場,不僅僅是去偽存真,更需要買賣雙方對祖先留下的中華文化遺產心存敬畏并具有對其歷史價值尊重的態度。沒有這種態度,只為利益和增值投資的收藏,一定會產生藏污納垢的市場。此外,健康的文物市場應該有真實的文物來源信息,以保證其交易的合法合理。我們現在為博物館征集文物,不僅要鑒定文物本身,更是要對文物信息材料做甄別,因為文物商家為了交易偽造文物檔案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在我的工作經歷中就曾遇到過不少來自國內的藏家,帶著明顯是新近出土的文物和相關“合法出境”文件來見我,給我講述該文物如何先隨祖輩到南洋,然后移民加拿大,一路漂泊半個世紀的經歷。第一次聽是個“感人”的故事。但是當我見到三、四個不同藏家拿著不同的文物打聽博物館是否想收藏,說出的故事如出一轍時,我就明白這背后是有推手了。


2014年沈辰博士征集的萬歷款黃釉碗 ©ROM


Q:

對于現在部分國人以高價拍回流失海外的中國文物的行為,您怎么評價?

沈辰:

我認為,包括圓明園獸首在內的相關文物重器的回歸,現階段大部分都還是個人行為。這些回流文物的價值更多的在于其象征意義,天價的背后僅僅是個人態度的表達,對文物的回流沒有顯著的作用,且事件背后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復雜內幕。當然,我對湖南省博物館動用社會力量,雖然花重金但也通過與佳士得拍賣行的艱苦談判最后達成協議的“皿方罍”的回歸合璧,非常稱道。這才是博物館為國家寶藏回歸做出努力的極好榜樣。


2014年回歸祖國的皿方罍 圖片采自網絡


Q:

近幾年看到了一些您關于文物流傳故事的文章,《美成在久》也刊載了幾篇。作為考古學者,是什么契機使您轉向中國文物流傳史的研究呢?您會持續做下去嗎?

沈辰:

我在ROM 工作的前10年,主要從事中國北方舊石器的田野考古。后來通過主持策展,工作的重點慢慢轉移到對館藏文物的研究上來。作為考古研究人員,文物在我眼里是有生命和歷史價值的,文物是連接當代和過去的橋梁,也是我們把過去延續到未來的媒介。作為守護文化遺產的博物館人,我感到把博物館文物背后的流傳故事、他們“聚散離合”的經歷講述出來,不僅可以重新激活這些擺放在展柜里的歷史物件,更可以讓觀眾感受到歷史文物與他們的現實生活息息相關。為了這個目的,我當然會堅持做下去。


吳大澄收藏的良渚文化玉璧 ©ROM


Q:

您對文物流傳故事的興趣對您或者ROM的收藏理念是否有影響?

沈辰:

過去ROM的收藏基本只關注較為精美的中國文物,通常不接收那些民國早年從中國購買的“紀念品”。今天,我們需要反思這一標準,開始為下一個百年而收藏。通過研究并撰寫文物流傳故事,我本人的收藏觀念也有所改變。

最近一名生活在多倫多的傳教士后代捐贈了一批中國文物。捐贈人的祖父早年曾在成都傳教,參與創建了位于成都的“西加學校”(Canadian School In West China),并被任命為校長。他們原本擔心ROM看不上祖父的藏品,但丟棄了又覺得可惜。我對他們說,這些物品雖然只是一百多年前的民國遺物,如仿鈞窯瓷器或生活用品,但老人家在中國成都的這段經歷,對我們了解那個時代的中國,以及加拿大和中國的關系意義重大。如果博物館因文物品相一般就不入藏,這段歷史可能就會悄然消逝,出現斷層。博物館收藏的是這段歷史,而不僅僅是一件物品。通過收藏,兩三代人的故事會永遠留在博物館里成為歷史的印記。這家人聽了我的收藏理念后十分欣慰。


ROM研究人員在傳教士后人Susan Read家征集其祖父的遺物 ©ROM



文博法律問題征集
資訊排行
第240期
面對不文明行為,博物館有何妙招?
博物館應積極嘗試引導觀眾文明參觀,提升觀眾的參觀體驗,營造良好的觀展氛圍;這也需要觀眾配合,共同維護觀展文明。
2019-08-01
第239期
專訪 | 提升國際影響力,英國博物館自內而外做出哪些改變?
今天,弘博網再次采訪到前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商務策略主任、前大英博物館商務發展與國際關系副館長Lizzy Moriarty,從實踐經驗出發,探討英國博物館與觀眾關系是如何改變,以及以英國為代表的西方博物館如何開展國際合作。
2019-07-31
沈辰/何鑒菲
沈辰/何鑒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館
“釋展”與“釋展人” 博物館展覽與觀眾溝通的橋梁
以博物館工作的實踐進一步闡釋“釋展人”的工作和職責,及其與策展人的關系和在策展工作中發揮的作用。
陸建松
陸建松復旦大學
陸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館學學科該如何突破
討論博物館學學科建設過程中面臨的突出問題以及破解之道。
大乐透024期历史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