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反應展覽:講述當代故事,讓博物館參與社區事務

2019-06-17  作者: 弘博網 來源: 弘博網

2018年7月和8月,田納西州孟菲斯市國家民權博物館的參觀者見證了一場革命性的展覽,盡管可能是在不知不覺中。

該展覽題為“我是一個孩子”,展示了在紐約州紐約市移民和海關執法局的臺階上抗議的兒童照片。這些孩子的年齡在3到10歲之間,舉著寫明“我是個孩子”的標牌。

該抗議活動的主題是美國邊境被拆散的家庭持續人權危機,這些照片的靈感來自Ernest Withers的標志性攝影作品“我是男人”。

微信圖片_20190617100850.jpg

展覽“我是一個孩子”是對邊境正義的強烈呼吁——但這背后發生的事情,使展覽更加獨特。

據民權博物館收藏與教育主任,以及社會公正類主題展覽的主要組織者之一Noelle Trent解釋,博物館的展品通常需要三到五年才能完成。

然而,“我是一個孩子”是一種新型的展覽——即快速反應展覽,也可以說是在更短的時間線上構思和部署的博物館展覽,以回應當前緊迫的問題。“我們在大約45天內完成了這次展覽,”Trent說。“這是一個合作項目,與我們平常的規格不同。但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的是,在此刻解決這個國家的重大人權危機,就像在循環播報新聞中正在發生的那樣。”

微信圖片_20190617100855.jpg

快速反應展覽證明博物館領域發生了一些變化,因為這些文化機構正在穩固自身在社區中的地位。他們不僅要處理如官員槍擊事件,仇視伊斯蘭教、移民權利及其他激烈又分裂的社會正義問題,還期望通過他們的社交反饋和24小時新聞頻道,立即(通常是未經過濾的)對當前事件的回應。

博物館對當代快速反應類文物的收藏已成為近二十年來不斷增長的趨勢。紐約歷史協會收集了2001年9月11日恐怖襲擊事件后發現的物品,并向如女性三月等重大事件發布“歷史之旅”的活動,以收集活動人士的物品。甚至在向公眾開放之前,非裔美國人歷史文化博物館在2014年殺害Michael Brow和隨后的抗議活動之后,便將策展人送到了密蘇里州的弗格森。再如倫敦的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于2014年開設了一個完整的快速反應收集畫廊。

然而,快速響應的展品用于策劃這些展項以講述完整的當代故事,是近期才發展起來的。雖然弄清這一運動的確切起源具有挑戰性,但博物館從業者、歷史學家Brenda Tindal是快速反應展覽的最早開拓者之一。

微信圖片_20190617100859.jpg

她現任即將開館的,位于南卡羅來納州查爾斯頓的國際非洲裔美國人博物館的教育和參與主任,并在北卡羅來納州夏洛特的新南萊文博物館任歷史專家。2016年9月,這里發生了Keith Lamont Scott被夏洛特·梅克倫堡警官槍殺一事。

這個官員涉嫌槍擊的事件引發了夏洛特社區的強烈抗議,導致一名抗議者死亡以及數十人被捕。趨勢不穩使得夏洛特市中心被關閉了好幾天。

微信圖片_20190617100904.jpg

“我們發現自己處于必須為社區成員創造治愈空間的情況中,”Tindal說。“所以我們在那個周末免費向社區開放了我們的博物館。在夏洛特市中心已被關閉的情況下,我們想邀請人們回到這里。”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Tindal和萊文博物館團隊圍繞槍擊事件舉辦了幾場社區活動,其中包括一個市政廳,僅能讓被吸引人群站立。Tindal將夏洛特嚴重的種族歷史情景化,發表了一篇關于槍擊事件的演講,其中不僅聚焦到最近的騷亂,還關注到社會經濟和社會正義問題,例如教育、住房和刑事司法,這些問題導致了城市目前的狀況。

“對我來說,市政廳會議可能是我們需要做的最好的指標,”她說。就在那時,她和她的團隊決定開發快速反應展覽“K(NO)W Justice,K(NO)W Peace”,因此夏洛特示威者的頌歌命名為“沒有正義,沒有和平。”

微信圖片_20190617100908.jpg

該展覽是與Johnson C. Smith大學教授Tiffany Packer以及攝影師、圖像活動家Alvin C. Jacobs合作開發的。其中這個教授開發了關于官員涉嫌槍擊事件的公共歷史課程,Jr.Jacobs的兩張關于夏洛特的抗議活動和其他官員涉嫌槍擊的抗議事件的照片,增加了一個既有地方性又有更廣泛的全國抗議運動的觀點。

萊文博物館還從社區成員那里采購了眾多文物,這些成員參與或目睹了抗議活動,創造了一種不同尋常視覺元素,以即時性為標志。正如Tindal在2018年2月刊《公眾歷史學家》的一篇文章中寫道,這些文物包括:“一個防毒面具,一個裝滿醫療用品的第一響應者的背包,一個由律師Touissant Romaine佩戴的催淚瓦斯牛津紐扣,一雙夏洛特-梅克倫堡警察局官員Mike Campagna穿的靴子,參與活動的Braxton Winston的破舊高幫網球鞋,用于登上某酒店擊破窗戶的膠合板藝術品。”

微信圖片_20190617100915.jpg

“這可能很容易花費整整一年時間進行研究,然后制作展覽,我們在三個月內做到了。”Tindal說。

只有當博物館工作人員或團隊能夠將他們的資源和努力集中在一個展覽上時,才能縮短策展時長,這就是“沒有正義,沒有和平”和“我是一個孩子”展覽開發和部署如此迅速的原因。

“我們能夠在展覽開發過程中暫停一下,并思考將把焦點轉移片刻,與兩位藝術家、活動家合作,以非常有意義的方式完成這一切,我認為這是獨一無二的,”Trent說。

快速反應的展品還有附加的好處——吸引更多觀眾。這不是博物館通常能做到的,萊文博物館就是這種情況。Tindal說,“在任何一個社區,都讓我覺得我們經常在孤島中溝通。我真心覺得這個展覽和我們創建的一部分節目,將人們聚集在一起渡過那些孤島......我們確信看到了多樣化的訪客團體,他們專門來看“沒有正義,沒有和平”展覽。

在快速反應展覽的發展過程中,想確定它們如何影響它們所服務的社區,可能為時尚早。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像今天的許多文化機構一樣,博物館要問自身一個重要的問題,不僅是講述什么故事,還要知道向觀眾講述故事的方式。至少在涉及快速反應的展品時,似乎單獨展出視覺展品是不夠的。真正的力量來自于為欲參與當代展覽的社區創造機會。

“快速反應不僅僅局限于在展覽中體現,”Tindal說。“編程也成為一個非常重要的平臺,它能讓社區參與那些激烈的或社區極為感興趣的問題。”




本文翻譯自美國博物館聯盟官網

圖片來源于網絡

翻譯:國旻#阿聰

文博法律問題征集
第229期
518特輯 | 入圍十大精品的民族藝術類展覽都有哪些亮點?
除歷史類陳列外,近年來博物館又推出了更為多元的展覽,選題題材廣泛,更貼近社會與觀眾,尤其涌現出大量民族、藝術類展覽。展覽不再以宏大的敘事框架來闡釋多元的社會文化,而是尋求兼容的文化氛圍,更多強調多元與統一并重。
2019-05-05
第228期
518特輯|不同角度看博物館日主題·青年學生篇
弘博網特推出518博物館日特輯,邀請青年學生、青年學者、博物館館長,旨在一同來討論當今博物館所面臨的這些現實問題。本期將從青年學生角度出發,來談談他們對今年博物館日主題的理解。
2019-05-05
沈辰/何鑒菲
沈辰/何鑒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館
“釋展”與“釋展人” 博物館展覽與觀眾溝通的橋梁
以博物館工作的實踐進一步闡釋“釋展人”的工作和職責,及其與策展人的關系和在策展工作中發揮的作用。
陸建松
陸建松復旦大學
陸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館學學科該如何突破
討論博物館學學科建設過程中面臨的突出問題以及破解之道。
大乐透024期历史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