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與對策——博物館展覽應該怎么講好故事?

2019-10-29 來源: 弘博網

10月26-27日,由浙江大學考古與文博系、《自然科學博物館研究》雜志社主辦的“博物館展覽策劃的理論與實踐學術研討會”在杭州工藝美術博物館舉行。

本次會議以挑戰與對策為題,深入探討了博物館展覽策劃面臨的問題和解決方案,希冀能為提高展覽質量做出一些努力。來自多所高校、博物館與展覽設計行業的策展人、學者圍繞“策展人與策展機制”、“展覽的個性化”、“主題與敘事”等主題,分享了不同的觀點與視角。 

圖1 浙江大學項隆元教授作開幕致辭

一、策展人與策展機制

中國博物館語境中的策展人和西方博物館的Curator從來不是等同的概念。策展也不是博物館原生的專業術語。那么博物館策展的機制和特點與美術館有什么區別?博物館的策展人是誰?博物館的策展人要如何開展工作?來自學界和業界的專家就此進行了一場觀點的碰撞。

浙江大學考古與文博系教授嚴建強建議建立良好的策展機制,給予釋展工作應有的重視和制度保障;但不能歪曲策展與展覽設計中對審美追求的意義,如果一味地將展覽的審美價值置于首位,會淡化和影響博物館傳播與教育功能的實現。因此他反對“博物館的美術館化”。

江蘇省美術館原副館長陳同樂則認為“博物館既是文化歷史的記憶高地,更是文化審美的圣地”。他表示,在以發現、創作為策展基本模式的今天,博物館需要轉變觀念,追溯優秀傳統文化,立足于自身特色,保持一定的文化審美,最終更好地服務觀眾。

圖2 江蘇省美術館原副館長陳同樂發表以《后策展時代》作主旨發言

舊的博物館“策展體系”架構與工作流程有頗多局限,已難以滿足新時代展覽發展的需求。曾在天津博物館工作多年、現任教于天津師范大學的陳晨梳理了 “策展流程體系”,包括內容設計、形式設計、外延設計三個部分。他建議每個部分有專人負責,形成一個 “策展團隊”,以“項目化”方式管理,成為貫穿展覽全過程的整體工作。其中最核心的是打造一套SOP(標準作業程序),也就是展覽應該怎樣做的個性化腳本。

圖3 陳晨、嚴建強、陳同樂、許瀟笑就“博物館策展的機制與特點”進行開放討論

二、基于教育的主題展覽策劃

作為一種非正式教育,博物館展覽需要具備一定的觀賞價值以吸引觀眾,但是也應該有更深層次的價值追求——給予人們啟發與感悟。但值得注意的是,在策展過程中,教育人員常被排除在策展團隊之外,這也導致了國內展覽的教育價值無法充分發揮。

中國科技館研究員、《自然科學博物館研究》主編朱幼文從教育學的視角切入,認為科技博物館展覽的首要目標是多維科普教育,而若想提煉出一個好的展覽“主題”,就應當通過學術研究,提取出最有價值的可以支撐起學科知識體系框架的核心概念。

多位年輕學者也引入了國外的一些研究成果,討論博物館展覽在發揮教育功能上可以做的嘗試。浙江大學王旖旎表示體驗學習能夠提升展覽傳播效益,而設計操作式和沉浸式體驗、引導觀眾將獲得的認知和真實情境進行關聯可以作為構建博物館體驗學習的兩條重要策略。廣西技術博物館張祖興結合STEM課程框架認為,展覽設計應該注重主觀體驗,在構建空間方面能加強情景體驗、優化互動,激發觀眾學習積極性。上海大學王思怡則介紹了Edu-curator (教育策展人)的概念與案例,通過將教育人員納入策展過程,形成以教育為目標的合作策展模式。

圖4 上海大學王思怡作口陳論文

三、展覽的主題與敘事

如何提煉與表達展覽主題?富有創意的選題、集合多方資源的臨特展是如何策劃出來的?情感、態度、價值觀等精神文化層面的概念如何在展覽中表達?學者們也從理論和實踐進行了探討。

 南開大學高玉娜認為注重敘事語言對于策展實踐是意義重大的,例如具有生動故事線,或富有趣味性、互動性和體驗感的“敘事型”展覽,會更容易為觀眾接受。山東大學博物館李明倩提出了轉變敘事語言的具體建議:放棄宏大敘事、打破線性時間結構、轉變敘述視角。然而敘事話語有“主流”與“非主流”之分,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劉希言就特別關注了對抗主流敘事的策展實踐,以央美美術館的第三屆CAFAM雙年展為例,介紹其分化單一策展權力、與外界進行空間協商的實驗性舉措,這樣的嘗試應當放在展覽的時代語境下思考。杭州師范大學的胡凱云以戰爭紀念館的三種記憶重構模式為例,闡述與世界主義模式追求普世價值觀的模式相比,對話是更為理想的模式,即承認群體差異、強調具體語境及多元視角。當然采用哪種模式需要取決于社會環境及建館的目的。

圖5 多位專家學者就“怎樣在博物館講故事”進行開放對話

四、展覽的個性化

中國絲綢博物館館長趙豐通過國絲館的絲路系列展覽,分享了一系列有關展覽個性化的思考。第一,國絲館定位為研究型博物館,在有明確的主題定位下,以學術研究作為展覽的支撐,并且形成從文物現場提取、鑒定修復、保護保管的全鏈式過程。第二,國絲館高度重視對外交流與國際趨勢,持續關注并有所借鑒大都會博物館辦的多個與絲路相關的展覽,第三,國絲館緊扣“一帶一路”及絲綢之路申遺的國家戰略,舉辦系列展覽,分別聚焦絲路的起源與傳播交流、絲綢在世界上的廣泛使用、科技保護、織機與制造技術、絲路上的人等主題,全方位展示絲綢之路的文化。

許多博物館也如同國絲館一樣,努力在深入挖掘本館特色、體現展覽的個性化方面做出了嘗試。浙江大學許捷分享了黑龍江工程文化博物館的策展實踐案例,聚焦博物館展覽應如何提煉和表達科學技術背后的科學文化。他認為通過情節化、重構展品、儀式化等多方式,可以讓科技類展覽突破單純的技術與知識傳播,同時也能兼具科學文化宣導。云南省博物館邱瑋強調地方博物館應根植于地方的歷史文化脈絡和文化特色亮點。首都博物館李吉光以朝陽區非遺文化展示中心為例,提出非遺類展覽的第六種類型——“星巴克化”,即將訪客更好地融入可以減壓休閑的展場空間中,建立兩者聯系。

圖6 浙江大學許捷就以“科學文化的博物館表達?工程文化博物館的策展探索”為題作口陳論文

中國地質大學范陸薇圍繞博物館解說牌的信息可視化設計,結合英國部分博物館的案例,強調信息可視化應為博物館解說服務、滿足觀眾需求、突出重點信息以及傳遞情感,從而使得博物館解說牌更加人性化、個性化。

一些企業界的同仁也做了分享。合肥探奧自動化有限公司的康麗結合自己的考察與實踐,分享了關于科技館個性化展覽設計的一些心得。北京虎皮兔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馬之恒則分析了西班牙國家科技博物館(阿爾科文達斯館)在常設展覽設計方面的獨創性。

五、怎樣才算講好一個博物館的故事?

當講故事已經成為博物館領域中炙手可熱的概念,我們需要重新討論一下博物館領域所說的故事到底指的是什么?誰來講述?講述的對象是誰?怎樣才算講好一個博物館中的故事?

杭州工藝美術博物館策展部主任許瀟笑在發言中指出在新的理論語境及外部環境下,現代博物館以知識性、公共性為核心維度,與視覺文化緊密聯系,面臨著觀看方式、展示觀念上的轉變。因此,展覽需要跳出文物本位、擺脫文本思維、聯系當代經驗、具有復數性和主體性。在實踐層面,她以本館的兩個實驗性展覽“海市蜃樓”、“女神的裝備”進行了詳細討論,這兩個展覽也是對觀看方式、與觀眾關系的反思及創新。在問答環節,嚴建強教授既表示了對這種先鋒式探討的贊賞,也指出實驗性展覽要緊扣常識,也就是觀眾觀展的規律、行為特點和認知特點。

圖7 許瀟笑以“重議‘讓文物活起來’——策展與現代博物館”為題作主旨發言

 復旦大學文博系教授陸建松認為博物館展覽應當以知識傳播和公共教育為宗旨,具備科學性與觀賞性。他特別強調夯實陳列展覽的學術和展品支撐體系的重要性,并指出文物研究要跳出傳統考古學、器物學和文物學研究的套路,重視還原研究。展覽應從使命出發、以傳播為目的,與當地歷史文化緊密相聯。結合良渚遺址、錢塘江海塘遺址等案例,陸建松教授認為博物館展覽最終應該講出器物中的故事,傳遞其中的歷史文化、古人的精神與智慧,如此才能做到透物見人、見事、見精神、見生活。

兩天的研討會,議題豐富,議程緊湊,更多詳細信息,歡迎關注浙大文博與《自然科學博物館研究》的微信公號。


弘博網的后續報道也將繼續分享精彩,下一期我們將呈現嚴建強教授和陳同樂館長基于不同領域和學術背景關于“博物館策展機制與特點”的一場開放對話。


圖片來源于會議方

編輯:祝焱&W

文博法律問題征集
第244期
當“博物館之夜”觸碰職業倫理,博物館應如何應對
近日,在微博上#與千年古尸同眠#這一話題引發熱議,博物館如何把握宣傳的分寸,在完成博物館使命的同時尊重人的倫理道德呢?
2019-08-28
第243期
博物館如何與“納涼族”和平相處
博物館出現“納涼族”,是疏還是堵?博物館用怎樣的態度又該與之相處?
2019-08-26
沈辰/何鑒菲
沈辰/何鑒菲皇家安大略博物館
“釋展”與“釋展人” 博物館展覽與觀眾溝通的橋梁
以博物館工作的實踐進一步闡釋“釋展人”的工作和職責,及其與策展人的關系和在策展工作中發揮的作用。
陸建松
陸建松復旦大學
陸建松:重重困境中,博物館學學科該如何突破
討論博物館學學科建設過程中面臨的突出問題以及破解之道。
大乐透024期历史号码